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81年南京冠生园20分钟易主

81年南京冠生园20分钟易主

日期:2011年3月23日 16:44

 2004年2月9日,江苏皇朝置业有限公司将拍得南京冠生园的812万元交付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资产清算组。自此,经过曝光———破产———拍卖———资产偿还等一系列事件后,走过81年风风雨雨的“南冠”正式隐退江湖。然而,作为国内第一个因失去诚信而死于“媒体”老牌食品企业的悲剧,留给人们的却是深长的回味与无尽的思考……

  1月30日下午2:50,南京市华美店怡华假日酒店。

  中美南京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对广州路53号房产和部分生产资料的拍卖会现场。

  不多的竞拍者与稍嫌轻松的气氛,让人很难想象,就在10分钟后,穿越百年沧桑的南京冠生园将在这里易主,一个几经浮沉的百年老企业的命运将被改写。

  下午3:00。

  “南冠”以490万元起拍。一分钟沉寂。竞拍人8号率先举牌,继而,16号强势上阵,两个竞拍者你来我往很快把价格抬到560万元。

  “600万!”,竞拍人78号似乎已不耐烦这种“温文尔雅”的方式,自行突破拍卖师原定的10万的加价幅度,先后两次自行加价“40万”,拍卖现场由两家的“拉锯战”陷入三方混战。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距离冠生园拍卖会结束大约还有5分钟时,拍卖师宣布加价幅度由10万元降到2万元。直至此时,最终的胜出者166号才从容亮相,5分钟内,硬是以2万元的频率在740万元的价位上再加72万元,最终以812万的最高价杀出重围。

  等待———沉寂———再等待。成交!拍卖师一记重槌,166号很快起身离开现场,以同样果断的方式拒绝所有记者提问。

  留给人们的种种猜测与憧憬将又以此为起点继续延展开来。

  神秘中标者三缄其口 落寞老东家难了心愿

  南京冠生园最终易主江苏皇朝置业有限公司。

  据负责此次拍卖的江苏省拍卖总行介绍,此次拍卖标的采用整体打包的形式,由三部分组成:面积7300多平方米的厂房,190台套生产设备、部分库存材料和流动资产(含债权),起拍价490万,参考价500万元。

  166号的江苏皇朝置业有限公司最终以812万的价格拿下此标。该公司代表邱涛主明确表示,皇朝置业一贯比较低调,不愿接受媒体采访,至于该公司对拍得的南冠硬件未来规划,目前,还不到向媒体公布时候,暂不便透露。

  江苏省拍卖总行单经理则表示,以高出底价60%成功竞拍,的确大大超出了人们的预想,该置业公司看重的是厂房所处的较好的地理位置。

  同时,在拍卖现场,南京市食品工业有限公司副总丁先生手持016牌号位于买家行列,并报出810万的价格欲中此标。虽然最终以两万元之差败北,不过却从侧面证实了南京市食品工业有限公司欲重振冠生园品牌的传言。

  据悉,南京冠生园的品牌所有权属于南京冠生园食品厂,而该厂又隶属于南京市食品工业有限公司(日前已成功改制)。1993年,南京市冠生园食品厂与美国天普股份有限公司进行合资,成立“中外合资南京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外方持股60%。合资公司可以使用“冠生园”品牌,但不拥有品牌所有权。而此次合资公司破产,冠生园品牌也就顺利回归到南京市冠生园食品厂,也就是南京市食品工业有限公司。

  设想一下,如果南京食品工业有限公司一举夺标,南京冠生园品牌将可望得以重归“肉身”,神形合一。届时,南冠重出江湖,自然顺理成章。但天公偏不作美,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江苏皇朝从中硬插一杠子,以寸步不让的强硬态度夺得了冠生园拍卖的标王。

  僧多粥少 百余债权人嗷嗷待哺

  自2001年媒体曝光了南京冠生园使用发霉变质陈馅制作馅料事件后,南京著名品牌“冠生园”在瞬间轰然倒下。2001年9月6日,南京冠生园停产。2002年3月31日,南京冠生园申请破产。

  2004年2月9日,江苏皇朝置业有限公司通过拍卖公司,将812万元的拍卖款交付到清算组。

  然而,根据清算组的评估,南京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的负债总额达2156万元,债权人有130户之多。

  据南京市中院破产组法官介绍,拍卖变现的破产财产,要首先偿还国家银行贷款、法院受理费用和相关机构费用以及破产企业的工人工资,应补应交纳的税款等,最后,才能偿还相关债务。由此可见,除了第一程序中必须100%偿还的债权人外,其余130户破产债权人只能得到部分赔偿。

  812万-256万元(南京市工商银行贷款,含10万元利息)-60万元的税款(国税局、地税局)-297万(职工的工资,含工资、安置费、保险、公积金等)-100万元(法院受理费用)=350万。其中,职工工资中还包括由于政府和冠生园的主管部门商贸局拿出了250万元用来安置企业职工的钱。所剩的350万元将用来偿还130户破产债权人近1600万元的债务。

  南京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共有130户破产债权人,分布在全国近14个省份,在内蒙古和海南省都有相关债务,南京市的债权人大概占50%。其中包括原材料供应商、产品的经销商和包装公司等。

  据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破产组陈玲刚法官介绍:为了最大程度保护债权人的利益,法院要求清算组对拍卖款作出规范的分配。清算组将尽快拟出一份分配预案,并在3月初召开由130户债权人参加的债权人大会。会上,债权人将对清算组的计划发表意见,并进行表决,如果赞同者超过半数,分配预案则被视为通过。如果预案经过2次债权人大会还不能通过,分配计划将由法院依法裁定。

  如果情况顺利,清偿程序最短还得1个月后结束。这样,南京冠生园有限公司破产一案才能正式结案。

  自杀?他杀? “失信破产”回味深长

  虽然“南冠”破产的风声由来已久,但当风光一时的“南冠”因为一块小小的“陈馅月饼”真的轰然倒地,许多人也不免唏嘘不已,泪洒衣襟。

  “南冠破产”谁之过?

  各方人士对此表露出不同心态:有人固执地将其破产的原因归于媒体的曝光,是“他杀”;也有人说这是企业丧失信誉的必然结果,属“自杀”。

  认为“他杀”者振振有辞:“好端端一个企业要不是媒体曝光,怎么会倒?”直至今天,南京冠生园遭媒体“棒杀”一说在一些政府官员、企业管理者和普通市民中仍颇有市场。

  然而,对于南京冠生园申请破产一事,更多的人则认为是咎由自取。“把信誉当儿戏,不把消费者放在心里,加之主营产品没有创新,一季月饼管一年;市场预测不准,积存大量陈馅,这样的企业终究要完蛋”。

  “南京冠生园的破产其实是信誉破产。一位知名学者一针见血地指出,媒体曝光只是导火线,并非因果关系,而其信誉缺失迟早会出现这种结局,南京冠生园以牺牲信誉为代价攫取利益,无异于杀鸡取卵式的自杀行为。人们如果能从惨痛的教训中真正体会到诚信与否对于企业存亡的决定性作用,这在建设信用社会的今天无疑是值得欣慰的进步。

  一位法律专家深刻指出:因失信而破产,南京冠生园破产案成了近年来国内知名企业中的第一例。然而,此案绝非单纯的个案,也不会是此类问题的终结。如果缺少长期诚实守信的道德教育,没有覆盖全社会的、严格的信用监督、奖惩制度,类似的事件还会重演。

  一家具有70年历史的知名老字号企业倒下了,留下了深长回味……

  新闻回放:

  回望“南冠”风雨路

  冠生园品牌创始人是1918年到上海经商的广东人冼冠生,最早经营粤式茶食、蜜饯、糖果。1934年,其品牌月饼即聘影后胡蝶为形象代言人产品一时名倾大江南北。

  1925年前后,上海冠生园在天津、汉口、杭州、南京、重庆、昆明、贵阳、成都开设分店,在武汉、重庆投资设厂。其南京分店即是现“南京冠生园”前身。

  1956年,冠生园进行公私合营。冼氏控股的冠生园股份有限公司解体,上海总部“一分为三”,各地分店企业都隶属地方,与上海冠生园再无关系。

  目前,重庆、南京、贵阳、昆明、成都等近十家冠生园均有冼冠生的历史痕迹。在上海也有工业冠生园和商业冠生园之分。在全国范围,也有多家冠生园未统一字号。

  合资之前,南京冠生园因大幅亏损面临倒闭。成立中外合资南京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后第二年转亏为盈,利润连年递增,累计上交利税1560万元,由小型企业发展为南京市政府核定的240家大中型企业之一。

  2001年9月3日,中央电视台报道“南京冠生园大量使用霉变及退回馅料生产月饼”的消息,举国震惊。当年,各地冠以“冠生园”的企业更深受连累,减产量均在50%以上。其中,上海冠生园所受影响最大。

  2002年春节刚过,南京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向南京市中级法院申请破产。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走进顶信 | 新闻资讯 | 拍卖公告 | 拍品展示 | 拍卖规则 | 招贤纳士 | 咨询留言 | 联系我们
地址:厦门市思明区厦禾路878号铁道大厦24AB E-mail:dxpm@dx51.com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网站建设